原创 年少最不喜晴雯,如今才懂她的真 新闻

免费SSL证书申请

原标题:年少最不喜晴雯,如今才懂她的真

张爱玲曾言:“人生有三恨:一恨鲥鱼多刺,二恨海棠无香,三恨《红楼梦》未完。”《红楼梦》在曹雪芹笔下是在第八十回便结束了,后面的高鹗续书中,情节与前文大抵都有些许漏洞,同时各色各样鲜明的人物也是在续书中几乎换了模样。

而晴雯,她的生命刚好终止在八十回以前,是曹雪芹笔下难得的完完整整的一个灵魂人物,且晴雯占据了“金陵十二钗又副册”的首位,地位还位居袭人之上。这样的女子,究竟是怎样的人物呢?

以前读不懂红楼,最不喜欢晴雯,觉得她浑身刺,逮谁扎谁,长大后再读才发现,红楼梦里,活得最真的丫鬟,也就是晴雯了。她身上的一些特质,比如没有奴性的心气儿,对宝玉隐而不发的感情,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嫉恶如仇,整个贾府,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丫鬟。

心比天高

首先,晴雯是大家公认的全书中最没有奴性的丫鬟,在第二十六回中,宝钗在深夜来怡红院串门,晴雯会在背地里抱怨:“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,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!”在黛玉又来敲门时,晴雯因为没认出黛玉而巧妙拒绝开门:“都睡下了,明儿再来吧。”

从开门这一个小细节就可以看出,晴雯不是毕恭毕敬的丫鬟,她有着自己的想法与执拗,她或许是抱着这样的心态:“如果我不开心了,我才不会给你开门。”虽然是低人一等的丫鬟,但她却也有主子一般比天高的心态。

在第三十一回中,晴雯跌坏了宝玉的扇子,宝玉大骂:“蠢材!蠢材!”一般的丫鬟可能会吓得大气都不敢出,或者是灰溜溜的逃走,等宝玉气消了再回来服侍,而晴雯偏偏反其道而行之。

晴雯对宝玉冷笑道:“二爷近来脾气大得很,行动就给脸子瞧。前儿连袭人都打了,今儿又来寻我们的不是。要踢要打凭爷去。就是跌了扇子,也是平常的事。先时连那么样的玻璃缸、玛瑙碗不知弄坏了多少,也没见个大气儿,这会子一把扇子就这么着了。何苦来!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,再挑好的使。好离好散的,倒不好?”

这一席话让宝玉听了气得浑身乱战,后来还是因为袭人和黛玉的调解,才平息了一场小风波。晴雯之所以敢这么与宝玉说话,其实是因为在晴雯的骨子里,她认为自己与宝玉并没有不一样,大家都是在地上行走的人,凭什么自己要任凭主子打骂而不能还口呢?这是她没有奴性的最亮眼表现。

而后的“撕扇子作千金一笑”就足以见得宝玉对她的赞赏,宝玉虽然被晴雯怒怼而生气,但其实宝玉的心里是认可晴雯的举动的,因为宝玉自身也是一个倡导众生平等的号召者,而晴雯的如此做法,自是合了宝玉的胃口,让他甘心撕扇子作千金一笑。

这便是晴雯,我行我素,没有奴性,心比天高。

钟情宝玉

晴雯虽然没有奴性,但是她也明白自己做宝玉丫鬟的本分工作,她对宝玉的种种细微举动,都渗透出她对宝玉浓浓的爱意。

在第八回中,宝玉早起高兴,写了三个字吩咐晴雯贴出去。晚上,当宝玉问晴雯那三个字的去向时,晴雯笑道:“这个人可醉了。你头里过那府里去,嘱咐我贴在门斗儿上的。我恐怕别人贴坏了,亲自爬高上梯,贴了半天,这会子还冻的手僵着呢!”

这三个字只是宝玉早起一时兴起所写,而晴雯却也兢兢业业认真对待的完成了任务,当时正值严寒气节,晴雯又是爬高上梯,又要顶着风霜雨雪,可见贴这三个字的难度有多大,可晴雯却没有半点怨言,只是出色的为宝玉付出。同时也不忘打趣宝玉一句“这个人可醉了”一个爱撒娇的俏丫鬟形象顿时跃然纸上。

在第五十二回勇晴雯病补雀金裘中,晴雯拖着病体,为宝玉缝补衣服“补两针,又看看,织补两针,又端详端详。无奈头晕眼黑,气喘神虚,补不上三五针,便伏在枕上歇一会。”

就这样艰难的一针一线,借着微弱的烛光,缝缝补补,晴雯已经将自己的病体置之度外,她的眼里只有宝玉。那雀金裘上缝补的,不只是简单的丝线,更是她对宝玉浓浓的爱意。

缝补过程中,她还不忘提醒宝玉:“小祖宗!你只管睡罢。再熬上半夜,明儿把眼睛眍了。”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是在责备宝玉碍手碍脚,但实际上何尝不是晴雯对宝玉的层层关心呢?她怕宝玉熬夜会累着,便千方百计的让宝玉先睡觉,而自己却依旧是拖着病体缝补衣服。

这样的女子,怎能不算是痴情忠诚呢?

嫉恶如仇

晴雯敢爱,当然也敢恨,对于恶人,她也是嫉恶如仇。

同样是在第五十二回中,对待小偷坠儿,晴雯毫不留情。

“晴雯便冷不防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,向枕边取了一丈青,向他手上乱錯,口内骂道‘要这爪子做什么?拈不得针,拿不动线,只会偷嘴吃。眼皮子又浅,爪子又轻,打嘴现世的,不如鎈烂了!’”

坠儿因为顺走了平儿的虾许镯,被晴雯得知后,尚在病中的晴雯说什么也不肯放过坠儿,而是果断的教训了她一顿并且将她赶走,因为在晴雯眼中,无论是主子还是丫鬟,偷东西属于盗窃,这影响的不仅仅是坠儿一个人的声誉,还有整个怡红院的名声,一生清白的晴雯自然不愿意这样被冤枉,更不想这样的人留在宝玉身边,这是原则问题,不能放过。

在抄检大观园中,“只见晴雯挽着头发闯进来,‘豁’一声将箱子掀开,两手捉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,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。”

一个“闯”一个“倒”这两个动作将晴雯的不平烘托得淋漓尽致,其他丫鬟对于王善保家的的检查都是毕恭毕敬,大气都不敢出,而晴雯敢于如此大闹一场,是因为她的嫉恶如仇,她看不起王善保家的这一类狗仗人势的小人,因此倒箱子泄愤,从而也保护了自己人格上的尊严。

在袭人称自己与宝玉为“我们”时,晴雯会大胆反击:“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,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!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,那里就称起‘我们’来了!”

在晴雯眼里,自己和袭人都是宝玉的丫鬟,而袭人竟然公然与宝玉称起了“我们”,虽然晴雯比较厌倦等级观念,倡导平等,可是在袭人嘴里出来的“我们”略显不怀好意,这也是原则问题,不能让步,晴雯的反击正是她对那些媚上欺下的小人嫉恶如仇的表现。

“晴为黛影”这是外界一直以来都公认的。确实,仔细看上去,晴雯的嫉恶如仇、心比天高、说话带刺,不就正像负有“林怼怼”盛名的林黛玉吗?而她对宝玉的忠诚,不就正像黛玉对宝玉的还泪吗?

可惜,这样好的一个女子,却因为太过高调,太过孤芳自赏,而难逃红颜薄命的结局。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”晴雯之死,在伤心之余,或许也能给我们带来一定的启发。

作者:颦安,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。返回Baiduio

作者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Baiduio » 原创 年少最不喜晴雯,如今才懂她的真 新闻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Baiduio空间更快、更便利、更安全

联系我们立即注册